怎么在网上买多乐彩
首頁 > 娛樂 > 正文

“甜寵劇”正紅,當心甜過頭了

2019-03-24 08:52:26    人民網   點擊:

原標題:“甜寵劇”正紅,當心甜過頭了

網劇《愛上北斗星男友》劇照

網劇《東宮》劇照

“談戀愛嗎?滅你全族那種。”如果沒有看過最近熱播的網劇《東宮》,也許你根本看不懂這些自稱“東宮女孩”的觀眾追劇時發明的“玻璃渣里找糖吃”等大批新式語錄。與此同時,另一部題材完全不同的網劇《愛上北斗星男友》,也因為主角之間的“發糖”劇情甜膩度爆表,成為近期備受網友關注的“網紅甜寵劇”。潮流變化快,青春偶像劇集體轉向,年輕人熱衷輕松愉快的“戀愛腦”題材,某種程度上是社會與行業的“共謀”。

一年十幾部,“甜寵”成新風向

從去年開始,網劇爆款的類型就開始轉向,懸疑、驚悚題材紛紛變道,僅2018年一年就有“甜寵劇”十余部先后上線。從《雙世寵妃2》《結愛·千歲大人的初戀》,到近期播出的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《東宮》《愛上北斗星男友》,男女主角間的高甜互動橋段成為劇情亮點。看上去低幼的“親親抱抱舉高高”,卻讓互聯網觀眾十分受用,像低成本、全新人陣容的《雙世寵妃》一度創造了36億次的播放紀錄,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也迅速吸引了網絡流量,關注度一度壓過同期有著“《延禧攻略》續作”之稱的《皓鑭傳》。

這種趨勢并非國產網劇一家獨有,“日子很苦,張嘴吃糖,貼著‘甜寵’標簽的影視作品風靡中日韓。韓劇方面,去年夏天的《金秘書為何那樣》以及近期熱播的《觸及真心》都讓不少觀眾感覺滿心甜蜜。”劇評人戴桃疆指出,《觸及真心》雖然劇情本身缺乏新意,只是一味在主角的戀愛橋段上“發糖”,但播放量和關注度依然高居近期韓劇榜首。《東宮》目前官方微博閱讀數量已突破21億,在超級話題社區位居第二,只有去年優酷的“爆款劇”《鎮魂》能排在它前面。

即便《東宮》中主角李承鄞和九公主小楓在熱戀期的“發糖”已經讓人覺得齁得不行,但因為后期人物命運和個性反轉,甜寵劇情戛然而止。不少觀眾無法接受,在彈幕中呼喚劇情應該繼續“發糖”,甚至給該劇起了一個外號叫“話梅劇”(指男女主角瘋狂“撒糖”的背后暗含心酸,讓觀眾欲罷不能的悲劇)。

細分受眾,瞄準“輕熟”女性

“甜寵劇是傳統的浪漫愛情喜劇衍生出的一個分支,甜寵劇在市場上取得的勝利得益于這個類型高度的確定性。”戴桃疆表示,相比于傳統的浪漫愛情喜劇,主角的感情演進可能會歷經各種磨難,甜寵劇則是從頭到尾“發糖”,“女主角是男主角情感上的第一也是唯一,女主角是情感關系中的絕對勝出者,過程中只需要男主角帶來的浪漫體驗就好。”在她看來,這種高度確定性的結構和設定,滿足了一部分觀眾輕松觀看的心態,觀眾無需投入太多情緒便可以獲得極大心理滿足。

對市場來說,這種直擊觀眾喜好之處的劇集類型,正是當下網劇所追求的受眾細分和精準定位。劇評人納蘭驚夢注意到,他身邊愛看甜寵劇的觀眾以80后、90后女性觀眾為主,對于大部分年輕女性來說,浪漫愛情劇是對現實的一種精神補充,“如果現實生活中感情需求得不到滿足,至少可以通過看甜寵劇來獲得心情愉悅。”

《騰訊2018年指數報告》顯示,騰訊視頻追劇用戶中90后和00后分別占據54%和18%,24歲以下節目用戶占比由2017年的51%上升至55%,品位多元的95后和00后逐漸成為各個維度的主力受眾群,用戶群體傾向年輕化。而根據各家視頻網站公布的數據,目前視頻網站用戶群依然以女性為主。愛奇藝副總裁、自制劇開發中心總經理戴瑩也表示,以《愛上北斗星男友》為例,愛奇藝聚焦“她時代”的“輕熟”女性推出輕熟甜喜劇,是在青春題材大范疇下向更多垂直細分領域的延展。對瞄準年輕女性觀眾的甜寵劇而言,得到制作方和平臺的青睞自然不難。

“發糖”欠邏輯,警惕審美疲勞

從《蕓汐傳》的“蕓汐抱”、《延禧攻略》的“衛龍CP”,到《香蜜沉沉燼如霜》的“報恩”梗,甜寵劇“發糖”的由頭越來越多,手段卻略顯單一,也帶來了“甜得齁人”“甜得發膩”的潛在風險。

“‘甜寵’主要依靠日常互動和親密關系營造氛圍,對劇中男性角色的顏值、浪漫橋段設定有極高要求,對演員的觀眾緣也提出一定要求。”戴桃疆毫不諱言,不少制作方看到甜寵劇的市場前景,卻未能看到這類劇集往往為滿足“甜寵”而帶來的結構和情節缺陷,“甜寵劇在關系建構上多數存在邏輯瑕疵,角色不具備基本的行動邏輯,許多情節設定顯得生硬、突兀。加之親密關系中的甜蜜、嬌寵手段無外乎無限包容、親昵接觸,久而久之容易令觀眾滋生審美疲勞,產生厭倦感。”

韓劇《觸及真心》播到中期后依然重復“撒糖”,就已經讓很多觀眾選擇棄劇。國產甜寵劇盛行后,一年來市場上也出現過不少同類題材,但能夠達到《香蜜沉沉燼如霜》或《雙世寵妃》同等流量的作品并不算多。值得注意的是,不少作品“為甜而甜”,或者為了“甜寵”而編造違背生活邏輯的高糖情節,其實已經引起了觀眾反感。行業評論者蘇湛表示,過去觀眾正是因為討厭豪門爭斗劇的懸浮而反感虐戀向的劇情,如今甜寵劇門檻更低,創作者可以趁著風口將“甜虐”無限延展,但切勿把它們推向懸浮與自娛自樂。無論是主打甜寵還是虐戀的情感劇,只有在符合現實的正確引導下,才能在市場上走得長久。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男高音歌唱家吳景來發起的2019唱紅歌、全國公益巡演即將拉開帷幕!
下一篇:北京國際電影節定主題“家·國”

? 怎么在网上买多乐彩 全天腾讯3分彩人工计划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 3d独胆3天必中计划 江苏快三近100期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推荐号码 北京时时彩骗局 植物大战僵2无限钻石版 排列3数字累加振幅 广东快乐十分app旧版 湖北11选五前三组选